沅江沄

沄江 主伞修 不逆不拆

【伞修】苏家三人的中秋节

·中秋贺 不虐(我觉得肯定会撞梗
·ooc有 bug请见谅

“嘿,瞧我带了什么回来。”苏沐秋刚从外面回来,拎了一塑料袋不知什么东西,成功吸引了小沐橙的注意。“哥哥,给我看看!”
“八成是月饼吧。”叶修仿佛看透一切般扎根在电脑前,“不过你这抠门家伙怎么舍得买月饼了?”
“今晚五仁馅全是你的。”苏沐秋刚被自家妹妹逗乐就被叶修搅了心情,微笑着下了叶修的死亡判决。
“苏大大我错了,把五仁扔了行不?”对五仁月饼的恐惧驱使叶修快速清掉boss的最后一段血条,转过身试图拯救自己。
“我们今晚煮面吃怎么样,沐橙?”苏沐秋无视了叶修,转而思考起晚饭来。
“好啊!”小沐橙没在意叶修的话,轻易地被带跑了话题。

“面不多了啊,就煮沐橙的吧。”苏沐秋把剩下的挂面往咕嘟冒泡的水里倒了大半,也只够苏沐橙的份。“沐橙拿两盒泡面在带上筷子,叶修拿折叠桌和月饼,你们先上楼去!”看来只能吃泡面了啊,苏沐秋烧起了另一壶水。

苏沐秋一手端面一手拎水瓶上了楼,假装没看见叶修正偷偷藏起一部分月饼,把面递给沐橙,又把水壶重重砸在叶修面前。
“泡面!”“月饼配泡面,你这品味真独特啊苏大大。”“我看那些月饼你是真喜欢,还藏起来,准备私吞吗?”“我这不是……”“既然你喜欢,等会就你自己吃吧,我们不跟你抢。”
“不你等等。”叶修看着苏沐秋带笑的脸,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

“哥哥,叶修哥,看,月亮从云里出来了。”
两人不再较劲,齐齐看向沐橙手指的方向。
淡金的圆月悬着,圆月圆月,不就是团圆吗?
“月亮婆婆,请保佑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
稚嫩的声音说出了天下多少人儿的心愿。
-fin-
中秋快乐!
发晚了
手速是个好东西 可惜我没有

【伞修】红(4)

·资料查的不全 所以bug不少
·国庆第二更
·ooc有 bug请见谅

天暗下来了。
“你们都好好待在这里,会有人照看你们的。”
他们被安排在一处离敌人营地不远却安全的地方
“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是战场吧,小子们!”看管他们的战士只吼了一句就沉默下去,留下长久的寂静。

忽地一声枪响。
包括叶修,一些正打着瞌睡的人被吓醒,猛地抬起头,又尴尬地低下头。
“怎么样?怕了?”苏沐秋坐在叶修旁边,轻声嘲笑他。
“滚吧你。我是睡醒了才抬头的。”
苏沐秋笑笑,不与他争论。

枪声不断,还有火光一簇簇窜出。
有些人开始慌了,他们仅是因为无所事事而来尝试,最终还是败给了恐惧。

完了,要输。苏沐秋想着。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叶修的表现都可以说是十分好了。他冷静、沉着,在被吓醒之后很快适应了环境,连常人应有的紧张也被祛除。
过硬的心理素质应该来自严格的家庭。看来也不能指望他因少爷脾气失败了。苏沐秋轻叹一口气。
“怎么?打算认输了?”叶修笑道。
“还没到最后呢。”苏沐秋嘴硬道,暗自思考蒙混过去的方法。

许久之后,渐渐静了下来。
“叫他们去帮忙抬担架。”一名战士前来告知了下一个任务。
“走吧。”说出了相同的话语。

“你倒是快点啊。”叶修催促着和自己同组的小个子。“不,我做不到。”小个子推脱着,“我抬不动的。”
“哟,叶修,你这不行啊。”苏沐秋已经和同村的壮汉跑了三四趟,叶修他们还一动不动。
“苏沐秋!你过来和我抬他,再让这家伙拖下去他就撑不住了!”救人要紧,叶修还是放下了面子和苏沐秋把伤员抬走,留下壮汉照看那小个子。

“你这找我帮忙,是不是该算你输啊?”清理完战场,两人作为新兵留下,在无人的角落谈起之前的赌约。
“嘿,我这可是过了。你又没说不能叫你帮忙。”叶修不愿因中途小小的妥协而输。
“要不,算平局?”苏沐秋给叶修,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行吧,但打还是要打的吧。毕竟交朋友要深入了解嘛。”
“那么,胜负各凭本事!”率先挥出的拳成了开始的讯号。

“哈,你不错嘛。”苏沐秋躺倒在地上,转头看向身边的叶修。
“那是,我可是练过的。”叶修盯上旁边人深棕的眸,毫不掩饰地笑了。
“笑什么。”苏沐秋有些气恼叶修的轻松,坐直身子故作严肃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苏沐秋,十七,农村出身,希望你多多指教。”
在月光下伸出了手。

手握在了一起。
“叶修,十六岁半,军人世家,多多指教。”拉着苏沐秋的手起来,叶修正经地回应。

“那么,以后一起加油吧”
月光护住了暗暗较劲的两只手,
和两人解不开的缘。
-tbc-
我好像又短小了

【伞修】红(3)

·此更短小
·两人的相遇纠结了很久 并且一些脏话用了些委婉的话替代 可能看着很怪
·周更计划(6/??)
·ooc有 bug请见谅

叶修一挺身坐了起来,阳光已经透过屋顶的大洞照亮了半个屋子。
“糟了!希望他们还没走。”叶修站起身,拎起行李准备朝镇中心跑去。
“怎么这么轻?”他打开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少了大半。“那小子还真拿我东西!算了,参军要紧,先走吧。”
等他到了,一个八路的影子都没有。
“不会吧,我真来晚了?”叶修自暴自弃般的坐在空地边缘,懊悔着自己的晚起。
“你怎么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发问。
如果说昨夜这声音给叶修带来了希望,那么现在叶修唯一的想法就是揍扁对方的脸。
“你这家伙,快把东西还我!”看着那张脸在空地另一边笑得灿烂,叶修心里更不平了。
“果然大少爷就是火气旺。我不是早提醒过你了吗?再说,我都留你住了,拿点报酬算什么?”
苏沐秋颠颠手上的包裹,说出了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
“你……算了。”叶修最终败给了脑海中念叨着是自己不对的小人,转而关心起另一件事:“你不是说你也要参军的吗?这都结束了,你还在这里干嘛?”
“结束?他们还没到呢,听说遇到了一队敌军,要来晚了。”苏沐秋拍拍身边,示意叶修坐下,讲起自己打听来的小道消息。“你说‘也’,那么你也要参军咯。呵,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大少爷离家出走跑出来玩呢。不过我看你这样,估计连测试都过不了吧。”
“谁说过不了?要不我们赌一把,输的任揍?”
“赌就赌。输了就当交个朋友呗。”
“一言为定!”
两个少年的拳碰到了一起。
背景是洒上阳光的黄土地,
配乐是远方传来的脚步声。
-tbc-
国庆第一更
还有一章明早发

【伞修】段子

·在高速上码不了红 双膝跪地献上段子两则
·周更计划(5/??)(晚发这件事请忽略
·ooc有 bug请见谅

1
(注:两人知道对方心意但都不想先告白)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停电的下午,两人开始考起了对方,几轮下来后。
“来,沐秋,你说说‘吾心悦汝’在古文里是什么意思?”叶修把烟按灭,笑着问。
“呵,这有什么难的?‘我的心因为你而喜悦’不就是‘我喜欢你’嘛。”苏沐秋刚笑着说出答案,就感到一丝不对劲。
“我也喜欢你。”叶修的笑变得得意起来。
“好小子,敢诈我!”苏沐秋彻底反应过来,伸手摁下叶修的头把乱毛揉成了鸡窝。
“苏沐秋!”叶修试图反击,又很快被压在地上起不来。
“叶修,”苏沐秋俯下身子,凑到叶修耳边,“吾心悦汝。”
“嗯,我也是。”叶修停止挣扎,回应着。
(下面有句虐,不想看就直接划到最后再往上翻2吧)










所以说,苏沐秋,我现在是不喜欢你了吧,我的心为你而痛苦,而非喜悦。






2
(注:限定首尾写作 首 婚礼正在进行,突然…… 尾 我爱你。)
婚礼正在进行,突然一名青年闯了进来。
“我没来晚吧。”他笑道。
在众人惊讶之时,正准备将搭上自己哥哥的手的新娘哭了起来:“哥!”
两人相拥。
“沐橙,我回来了。”
“你也知道回来。”叶修也红了眼眶上前搭上他的肩。
“再怎么也不能错过沐橙的婚礼不是吗?”青年牵起苏沐橙的手,把她送到红毯尽头。
“呵,死妹控。……欢迎回来。”
“那是。”苏沐秋又变戏法似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那么,你介意这场婚礼上再多一对新人吗?”
“我当然不介意。”
场面又恢复了平静,婚礼继续了。
一段祝词,
两对新人,
四枚戒指,
一个永不完结的故事。
“叶修。”
“嗯?”
“我爱你。”

【伞修】王的故事


·灵感来自胡红泉的《王的故事》
·『』中是原诗 完整的在最后
·开学周更计划(4/??)
·《红》国庆双更
·ooc有 bug请见谅

“抱歉,我们尽力了。”
这声音混在担架的小轮不断滚动的声音中,清晰到残酷。
“你说……什么?”叶修的耳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鸣着崩裂,混着沐橙压抑的抽泣,一寸寸崩裂着。
他抱住哭泣的孩子,略显僵硬地轻拍她的背。
“没事的,我还在呢。我不会抛下你的。”轻声说着“没事”的谎言,敛起眼眸逼回几欲冲出的泪。

半夜被吵醒又哭了许久的女孩很快就睡过去了,
给她盖好被子,叶修独自一人爬上了天台。
是满月。
真是可笑。叶修暗骂着。在代表着团圆的满月之下,你这混蛋竟然溜了,你对得起沐橙吗?你……对得起我吗?
在明月落下的那刻,他拼命压抑的泪水终是冲出了眼眶。
“沐秋……”
太阳升起来了。
鲜明的昨天,已然成为过往。
『王在自己的土上   快乐悲伤』

“沐秋,我输了。”叶修单独在房间里抽烟。
“抱歉啊,明明说好要一直冠军下去的,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闪烁的火星被熄灭。
叶修又站在了那个熟悉的路口边。
他张望着找寻叫自己下来的人。
蓦地,他转头向身后望去。
不,不要!叶修在心中呐喊着。
但他的头还是不受控制地转了过去。
还是那个熟悉的场景。
苏沐秋倒在地上,白衬衫被浸得看不出原色。
他似乎笑着,无声地说出那句话。
“我爱你。”
然后便回到熟悉的房间。
『王昨夜没有整装
   零时以后走下宝座
   回头一望
   却永远失去』

斗神,易主了。
你大概会怪我没能留住它,但又有什么关系,我连你都失去了啊。
叶修在雪中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别唠叨我,你现在,怎么管得了我?”
都是已死的人了啊。
叶修抬头看雪从空中飘落。
『王只有失去』

我的世界永远少一个你,沐秋。
-fin-

王在昨夜零时
失去祖辈的宝座
王在昨夜零时
扯碎所有头发
王昨夜面对月亮
埋头痛哭

王在高山巅流水旁
拄着拐杖歌唱疆土
王在昨夜零时以后
歌唱疆土乞讨疆土
王在自己的土上   快乐悲伤

王举起自己
寂寞的十指
十指再也摸不到头发
也洗不去指上的肮脏
王再也不拥有河流
甚至也没有泪水
王昨夜没有整装
零时以后走下宝座
回头一望
却永远失去
王只有失去

王在月亮下
数属于自己的面孔
数得清的人里
却少一个

王拄着拐杖
数点臣民疆土
宽广的月色下
总是少一个

【伞修】红(2)

·伞修少到我没脸打tag(但最后还是加了
·开学周更计划(3/??)
·ooc有 bug请见谅

孙翔使劲的拽着那粗麻绳,满是锈迹的旗杆却像是不满于他要升起的旗帜,死命的地卡住顶端的滑轮。再使劲,“咔啦”,总算是动了。
红旗上升着。
孙翔打完最后一个结,抬头看那悬在旗杆顶端的旗帜。
“真美。”不知何时上来的战士感叹着,“下去集合吧!”
刚到楼底,就看见一个人从营帐中冲出,挤到人群中间喊着什么。不久其他人也欢呼起来。
“喂!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孙翔大声询问着,试图推开边上人挤到中间去。
“战争结束了。他们投降了,我们赢了。”一道沉稳的男声从旁边传来。
“啊?真的?”
“当然。”那人扫了孙翔几眼,眼中掠过惊讶之色,“晚饭后,碉堡边上见。”
“什么啊?”孙翔轻声嘀咕,但很快被胜利的喜悦拽走了心绪。

太阳下山了。

孙翔准时到达了约定地。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在了。
“你来了。”一个没怎么听过的声音招呼他在岩石上坐下。
“你们是?”“名字。”“啥?”“你叫什么。”另一人似是不耐地摇了摇头。“哦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叫我来的那个,有什么事啊?”“我问你叫什么!”那人用手锤了下墙面,以此发泄内心的愤怒。
“哦,孙翔。”“孙翔是吧,我叫吴雪峰,他是韩文清。”先前的人向他介绍着,又转过头对那锤着墙的人说:“老韩,说正事吧。”
“枪拿出来。”韩文清黑着脸,似乎已经失去了和孙翔说话的耐心。
“啊?哦。”孙翔从背上取下刚捡的枪,顶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压力交了上去。
韩文清把枪交给吴雪峰。
“确实是苏沐秋的改造风格。老韩,你眼神不错啊!”“是这小子太引人注目了。”
“瞧,这里。”吴雪峰指着枪身上的“却邪”二字。“却邪,看来确实是叶修的了。”
“这小子在战斗中表现不错,有继承的资格。老韩,你怎么……”
“喂,你们到底找我干嘛啊?”孙翔看不懂两人在干什么,也听不清他们之间的低语,直接出言打断。
眼看韩文清脸又黑了一点,吴雪峰只得终止谈话,“我们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啊?说个事神神秘秘地干什么?”“叶修死了。”韩文清按捺不住,直接扔出了重磅炸弹。
“什么?!!”孙翔一下子站了起来。“你那枪是叶修的。想必你也看到他的死状了。”韩文清说完又沉寂了下去,吴雪峰接过话头:“你在战斗中表现很出色,并且,嗯……,却邪也很适合你,所以……”“等等,你们刚刚是说斗神死了?”孙翔再一次插话。“是的,我们希望你能成为新的斗神。”好在说话的是吴雪峰,若是韩文清被连着打断两次,怕是早就一拳头揍上去了。
“为什么?”“你有能力。记着,从此你的命不再是你的,还是叶修和苏沐秋的。”
“神枪?”“是的,苏沐秋没走完的路,叶修替他走了。而你要背负起他们的遗愿,或者说,和我们一样,背负那些牺牲的战士们的愿望,保卫祖国!”吴雪峰说完站起身,走向墙的另一边。
“小子,记住,不要因为自己有点小小成就就骄傲过了头,至于自卑,我不觉得你会。”韩文清不等孙翔反应,径直走向吴雪峰那里。
“喂,你们干嘛去?”孙翔急急追上抬起副担架就走的两人。“送叶修。”韩文清走在前面,也不回头。“你也一起来吧。”说着吴雪峰示意孙翔拿起担架边缘的两把铲子。前面脚步声一顿,很快又恢复如常。

“这里是?”此时三人正站在一片开阔洼地
的边缘。
“这底下是苏沐秋。”两人不再管孙翔,一同挖了起来。

“好了,把叶修弄过来。”孙翔一把拎起叶修,跳到不深的坑中放下,那边上是另一具遗体。
谁能想到消失了几个月的神枪会躺在这里?
孙翔跳上地面,“那什么,为啥要把他们埋在一起啊?”“因……”“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搭档。”韩文清刚要说话就被吴雪峰打断,“你先回去吧,接下来我们弄就好了。”

“为什么不告诉他实情?”孙翔走后,韩文清发出了询问。“他还只是个年轻人,这种事上还是不要打击他了。”
两人收起东西离开了。
――tbc――
这章就是交代后事(?
接下来就是写之前的事了

【伞修】红(限定首尾写作)

·首 明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尾 忘掉我吧
·没有伞哥出场的伞修
·开学周更计划(2/??)
·ooc有 bug请见谅
·上课时的脑洞有多怪 文风就多怪(反正又驾驭不了
·请叫我换行狂魔

明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很惊讶吧,我竟然知道情人节。
是队长告诉我的,他跟我说:“有喜欢的姑娘就快趁明天送礼物告白吧!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我该送你什么呢?

没想到时间这么快,已经到情人节了,我还没想好送你什么。

集结的号声突兀响起。
“今天那些小鬼子忙着过节军力松懈,就趁这个下午发动奇袭。”“是!!”

不如,就将这荣耀献给你吧。

叶修细细的擦着枪,手指轻抚过枪身上的刻痕“却邪”,这由苏沐秋改造的至强之武,是他们的心血,也是定情信物。

号声响起。“出发!”

叶修掏出一顶军帽,轻轻擦了擦那颗红星,又揣入怀中。
他拎起枪跑入队伍中。

等着,沐秋,
我将取来我们的荣耀。

叶修第二次这么近看见血花。
那鲜红的,滚烫的,晶亮的液体绽成瓣瓣的赤色。
他轻吸了口气,疼痛随着气息翻涌。
子弹击中了他的肺部。
他将枪插入地面,倒下了。
“啊,倒了这么多敌人吗?那我也算完成任务了吧。”

他们本就是敢死队,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中后方部队开辟道路。

叶修吃力地从怀中掏出那顶帽子,不顾上面满是他的血迹。
轻柔地,虔诚地吻着那颗红星。
沐秋,
我做到了。

叶修盯着昏黄的天边,那你有一片血一样赤红的火烧云。
是战士们的鲜血染红的吗?
他的眼神渐渐黯淡。

一名年轻的战士奔过,拔起了却邪又奔向远方那栋最高的房屋。

不知多久,叶修又从恍惚中醒来,看向战士离开的方向。
他的眼神在一瞬间明亮。
在那屋顶,一团耀眼的红正一点点上升着。
本是的尼龙制成的粗糙旗帜在此刻却鲜亮如绸缎。在风中飘扬着,飞舞着,像是脱离的了它所依附的铁柱。

叶修紧盯着那团温暖的,热烈的,无畏的红,像是要将它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耳边似乎响起了苏沐秋写在本子上的那段话,他说,那是给战士,给中国的战士们的颂歌。

“号角 呼喊着永不败的信念
    红旗 挥洒着牺牲者的血泪
    我们 征战于四野
    我们 埋骨于战场
    ……”

叶修闭上了眼。

“中国 必将崛起
    荣耀 必将归来
    ……”

看啊,沐秋,
这场胜利,这场荣耀我作为情人节礼物送给你。
让我们一起,我们独自,在另一个世界过我们的情人节。

我爱你。

“我们 无需被历史铭记
    我们 无需让人民缅怀”

所以说,
历史啊,
忘掉我们,
忘掉我吧。
-fin-
“若有遗愿
    定是国土完整 祖国安宁”

·伞哥文笔比我好多了
·初三了 该报社了(然而你失败了
·大概有续?

【伞修】关键词写作 段子

·关键词 吻痕 出人意料的弱点 今晚的月色真美
·开学周更计划(1/??)
·ooc有 bug请见谅

1.吻痕
“叶修哥,那是什么?”小沐橙拦住了刚起床的叶修,指着他脖颈间的一块红痕,略显天真地问道
“啊?”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快步迈到镜子前,“呃,这是蚊子咬的,一只大蚊子。”叶修在心里骂着苏沐秋,随口对沐橙扯了个谎
“哇,这蚊子好厉害。”苏沐橙眼里闪着赞叹的光,从厨房拉出了自家哥哥,“哥哥,快看!叶修哥被一只超――厉害的蚊子咬了,这么大一个包。对吧,叶修哥?”
叶修正在洗漱,没注意到身后的苏沐秋。“是啊,不过已经被你叶修哥打死了。”
“哦?你打死了什么?”
“蚊子啊。等等等等苏沐秋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刚刚啊。对了沐橙说同学送了她几张游乐园的票,让我们陪她去,怎么样?”“不怎么样”“好,那就周六去吧。”“喂!”
2.出乎意料的弱点
“哥哥,我们去坐过山车吧。”“嗯,好吧。”“好耶!叶修哥,快跟上。”
“不了,你们去吧。”叶修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我看着东西。”
“我说叶修,你不会怕高吧。”
“谁说的,我只是怕东西丢了。”
“让工作人员帮忙保管嘛,快走快走。”
一大一小强行将叶修从长椅上拽下来,押向过山车。
……
“喂,叶修,你怎么样了?”
“啊?哦,没事,就是还没缓下来”叶修白着脸神情恍惚,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没想到你真的怕高啊叶修。”
“想笑就笑吧。”叶修别过脸,不去看快憋出内伤的苏沐秋
3.今晚的月色真美
回到家,玩了一天的沐橙早早地睡了,闲不下来的两人却悄悄爬上了天台
“今晚天气不错啊。”叶修率先到达,感叹着夜空的晴朗
“是不错。”苏沐秋上来和叶修一起坐下顺着叶修的视线盯着月亮,又看向叶修。
“阿修。”“嗯?”
“今夜の哀調は綺麗だ(今晚的月色真美)。”
“啊?你说啥?我没听懂。”
“没什么。”苏沐秋愣了一下,转过头轻叹了口气。
也因此错过了身边少年通红的耳尖。

私设有,ooc有   舍不得虐写不了糖就只能码日常
1.为你加冕(emmmm这个想要不虐好难)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而那个万中无一的散人账号“君莫笑”也算是加冕成神了吧
叶修独自站在门外吹冷风
“苏大大,你看,咱笑笑加冕成神了,我这也算是为你加冕了,你就赏个脸回来看看呗。”
“我这不是来了吗?”
“苏沐秋,你这……”
“放心,我不会走了,去参加庆功宴吧。”
“好。”叶修应了声,藏起了刚准备拿出的烟

2.共同的爱好
当然是荣耀
平常在家就随便抢抢boss
然后面对众公会玩家的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个掉落地走了
有时候停电就跑去网吧呆一宿
就是那种一边互怼一边一起抢boss最后还同吃一份泡面的呆一宿
容我替周围的人骂一句
狗男男

3.上瘾
其实苏沐秋以前是抽烟的,就是沐橙不在的时候抽
后来叶修就好奇了,哎你说这烟有什么好抽的,来来来给我试试
就这样直接从苏沐秋嘴里抢
第一口是确确实实地被呛到了,咳了一会儿又吸一口,感觉 哎真别说,还挺不赖的
一来二去地就染上了烟瘾
然后两人就一起猛抽(不是
然后某妹控一想,不行,要是这家伙控制不住自己让沐橙吸二手烟怎么办?
于是立刻拍板“戒烟!”
苏沐秋倒是很快就戒了,但叶修让他废了不少神,戒没戒掉还是后话
当时苏沐秋就想啊,让他叼着点东西代替烟不就好了嘛
然后就走上了投食的不归路(不
平时去超市时顺带买几根真知棒,看他想找烟就剥根往他嘴里捅
要是手头紧点就在接沐橙时走门口小店买几包cc乐
没错就是那种5毛钱1包差不多10根吸or挤着吃的小塑料管管儿
一回叶修正抢boss呢,突然就想找根烟抽
苏沐秋立马就拆了包往他嘴里塞了根
他这刚拉到boss手上停不下来也不方便吃就叼着抱怨“苏大大这大小可跟烟差远了,你就拿这敷衍我?”
“你想连cc乐都没有吗?”苏沐秋缝着沐橙在学校被椅背刮破的裤子,抬起头眼里闪着一道危险的光
“……不我还是吃cc乐吧”

1.把自己活成了你
叶修回过神来,熄了烟,轻手轻脚地走到苏沐橙的床边,替她掖了掖被角。
“啧啧啧,我做的这事,可跟某妹控一模一样啊”说着向厨房走去
苏沐秋,你这混蛋怎么就这么抛下我们了呢
“瞧啊,苏大大,你离开后,我把自己活成了你呢”
“那你得先学会做饭”
转过头,看见一双笑意盈盈的眸子
“苏沐秋?你不是说你在网吧过夜不回来了吗?”
“我这不是怕某人把厨房炸了吗”
“滚吧”

2.十字路口
没烟了
叶修站起身,下楼买烟
在十字路口处碰上了从超市回来的苏沐秋
“你买烟了吗?”
“买了。还不快来帮忙?”
“来了”
两人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第二天
“唉阿修你快来看”
“什么啊?xx路xx路路口发生一起车祸。哎这不昨晚那路口吗?”
“你看这时间,咱俩刚到家吧”
“所以说我们祸害遗千年啊”
“你才祸害”

3.一面之缘
“阿修你说那个术士怎么那么烦?”
“我想想,好像见过一次”
“那也只是一面之缘罢了,他追着我们不放干嘛?”
“你爆了人家橙武”
“哦。我没印象了”

emmmm新人写作 渣文笔 见谅